游戏

追寻那些渐行渐远的传统行业之裁缝

2019-05-14 16:24:0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追寻那些渐行渐远的传统行业之裁缝

李桂蓉打开一块布料,满心欢喜。

对每一件衣服,李桂蓉都很认真。

剪刀、软尺、三角形的划粉,针线在指尖飞舞、车衣机在脚下飞快踏动的嗡嗡声在对桂林老城小香港、西城路的记忆中,离不开忙碌的缝制衣服的画面,离不开那整整一条路上一家紧挨着一家的裁缝店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各种尺码的成衣渐渐替代了手工缝制的服装,量身做衣的人越来越少,大家已经习惯了到商店购买已经制作完成的时尚衣服。与此同时,曾经门庭若市的裁缝店,渐渐从我们身边消失了;现在的年轻人,几乎没有几个会热心学习裁缝手艺。

不过在西城路附近,20多年前辰玲服装店的老板娘李桂蓉仍在这里开着一家制衣店,在坚守品质与传统制衣工艺的同时寻求新的经营模式,希望重新找回制衣行业的春天。

30年缝纫练就真功夫

走进交通路南巷一家古色古香的服装店,一件件精致的旗袍、唐装让人忍不住凑上去仔细看上几眼。店铺的老板兼裁缝师李桂蓉,是一个拥有30多年缝纫经验的老手艺人。

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初的李桂蓉,从小就对裁缝这行有浓厚的兴趣。记得当时距离我家不远的地方,有个国营的缝纫店。小时候,每次和妈妈一起出门买东西,我就到缝纫店里看别人缝衣服。飞舞的针线,布料剪开之后缝成衣服缝纫店里的画面让李桂蓉着迷。

高中毕业后,李桂蓉主动到缝纫店拜师学习缝纫,从学徒开始做起,从简单的缝扣眼、钉扣子学起,通过师传和自学,一点点积累手工缝纫技巧,一转眼就是30多年。

初接触缝纫的时候,衣服全是手工一针一线制作的,做得很精细,即便是看似简单的服饰里也蕴含着很多技巧!李桂蓉说,从国营缝纫店的老师傅那里,她学会了很多传统的制衣技术,比如制作旗袍就是其中之一。

现在很多商店里也卖旗袍,甚至络上批量卖各种尺码的旗袍,这种旗袍和传统手工做的旗袍,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李桂蓉告诉,旗袍是贴合身材、需要量身定做的衣服,绝不是按照大、中、小码划分就能满足的。而且手工缝制的旗袍,从领口到裙边,从每颗扣子到每个衣角,都见真功夫。

说着,李桂蓉拿出一件她做的旗袍,发现,旗袍的边都是一针一线全手工缝的,每一针之间的距离相等,看起来如同机器完成的一样整齐,但是又绝非机器能达到的手法。手缝的和机器缝制的,内行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区别。手缝的衣料边沿,有一种自然的弧度,机器的则是平平的比较死板。经李桂蓉这么一说,再次仔细观察这件旗袍,发现衣角、领角、裙边的边沿,确实都因为手工缝纫而有一种圆润、饱满的感觉,仿佛给衣物增添了灵动和生气,犹如一件艺术品。

随后,李桂蓉又拿出几条绳子,在手指间三绕两绕,就做出来一个传统旗袍的盘扣。这种是现在很多旗袍上用的盘扣,做起来简单、速度快,但容易变形。她又演示了另一种编法,绳子在她灵活的手指尖多绕了很多个来回,还要用坠子挑线、并多次使劲扯紧,在一系列复杂的手法之后,一个圆鼓鼓、如小石头一样结实的盘扣诞生了。同样是一颗扣子,古代的人就会用的工艺做到结实耐用,即便费时费力,从缝纫中也能看出做人做事的道理。

她见证裁缝业的兴衰

90后、00后出生的人,可能无法理解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这句老话。在物资贫乏的年代,一套衣物远比现在要珍贵,即便是条件好一点的家庭,也往往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去裁缝店裁制一套新衣。因此,裁缝在当时是一个很吃香的职业。

李桂蓉入行的时候,裁缝行业还没有私营的门店,属于国营企业。那个年代,衣服全都是手工制作,因此裁缝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。1978年,李桂蓉家得到了一张缝纫机的购买票,此后她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缝纫机。有了缝纫机,李桂蓉做衣服的热情越来越高,她不仅帮家里的亲戚朋友做衣服,还免费帮邻居们加工衣服。当时缝纫机不是家家都有,会使用缝纫机的人也不算多,好多人来找我帮做衣服。女士的翻领服装、男士的中山装、青年装,帮别人做了多少衣服数都数不清。

到了上世纪90年代,改革开放后大家热烈追逐着时尚的脚步,桂林的小香港一条街、西城路,成为了时髦服装的发源地。1991年,李桂蓉在西城路租下一个门店开了一家小裁缝店,十几平方米的小店总是挂满了刚刚做好的衣服、堆满了各种布料。那个时候新的款式出得很快,涤纶面料、喇叭裤,新的行出来,就有很多人拿着衣服样子或者是画报让我照着做,忙都忙不过来。回想起那段时间,李桂蓉说那是她经历的裁缝行业辉煌的时候,她铺面所在的西城路,整条街两边都是卖布料的店、裁缝店,一到周末街上就挤满了来选布料做衣服的人,热闹极了。

90年代末期,机器统一生产的服装越来越多、款式也越来越新,大家更倾向于去商场试穿后再购买衣服,而不是去裁缝店定做。在此打击之下,许多裁缝放弃了裁缝店,小香港、西城路的裁缝店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直到现在,裁缝行业都在低谷熬着,去裁缝铺做衣服的多为中老年人,年轻人很少光顾。

高级定制或成第二春

经历了多年的不景气,我觉得裁缝店必须转型,要做出精品的服装,才可以找到另一条出路。李桂蓉说。

经过市场考察和思考,李桂蓉决定今后要走高端服装定制的路。她说,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裁缝行业之所以兴盛,是符合了当时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;现在大家口袋里有钱了,对于服装的要求其实更高,而且在这个标新立异、突显个性化的时代,针对个人的高端服装定制,潜在的市场很值得挖掘。目前桂林几乎没有人在做服装的高端定制,我想,这块领域能成为制衣行业的第二春。

不是每个裁缝都能称为缝纫师,高端定制,也并不是每个会缝纫的人都能胜任。拥有传统的旗袍、唐装制作手艺,而且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学习新的缝纫技巧的李桂蓉,对自己的高级定制充满信心。

但是目前让李桂蓉担心的是,她的手艺可能要面临后继无人。缝纫不是一项轻松的职业,以前的人能吃苦,做裁缝的人多一些,现在学习裁缝的人却越来越少。有些职业学校会教一些基本功,但是懂得传统缝纫技艺的寥寥无几。李桂蓉告诉,比如旗袍传统盘扣的各式制法,都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,可是现在没有徒弟继承她的手艺,如果以后她不做旗袍了,这个手艺就在她这里断了。 秦宇华 文/摄

桂林大情小事,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,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
变频器回收
苏州大金空调维修
品牌童装尾货
分享到: